当前位置: 首页越光论著律师文化
律师文化
朴某灿诈骗案辩护词
浏览次数:20742016-05-17

    案情简介
    2013年5月13日,柯桥区人民检察院向柯桥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朴某灿(韩国籍)在2012年6月8日上午,被告人朴某灿伙同朴某光经事前通谋,由被告人朴某灿联系韩国短信群发网站,协助朴某光等人在柯桥区柯桥金昌开元大酒店一房间内,通过该韩国短信群发网站,向不特定韩国民众发送诈骗短信一万条,以银行账户需要升级为由诱使韩国民众登陆朴某光等人建立的钓鱼网站并输入银行账户密码等信息。朴某光等人利用钓鱼网站后台截取该信息后登陆被害人网上银行账户,并转账取得账户内资金。6月8日至9日朴某光团伙控制的账户名为“崔某”的中国农业银行账户分别收到赃款人民币77900元和66500元。柯桥区人民检察院认定被告人朴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采用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了诈骗罪,属共同犯罪。
    针对控方认为被告人朴某灿的行为构成诈骗罪的意见,辩护人的意见是:一、被告人朴某灿所犯诈骗罪数额巨大,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其发诈骗短信一万条的行为依据两高《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应以诈骗罪未遂定罪处罚;二、被告人朴某灿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三、被告人朴某灿犯罪情节较轻,主观恶性不大;四、被告人朴某灿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自愿认罪。综上建议对被告人朴某灿独立适用驱逐出境。
    2013年6月21日,经审理,柯桥区人民法院采纳辩护人的全部意见,柯桥区人民法院认为:2012年6月8日(周五)上午发送一万条诈骗短信,6月8日朴某光团伙共诈骗成功15笔,但是否是当天发送的诈骗短信骗得并不清楚。操作流程为白天从钓鱼网站后台记录被害人银行账号和密码,并查询好余额,晚上登陆被害人网上银行账户并转账账户内资金,通过洗钱后一般在次日转入“崔某”银行账户,但洗钱人周六周日不工作,周五的诈骗所得要在下周一才能到账。6月8日和9日崔某银行账户到账的77900元和66500元依惯例不是6月8日诈骗所得。且公诉机关又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补强。根据现有证据无法查明被告人朴某灿的实际诈骗数额,应以其发送诈骗短信数量定罪处罚,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朴某灿通过发送诈骗短信骗得144400元的事实不予认定。故最终一审判决:一、被告人朴某灿犯诈骗罪,判处驱逐出境;二、移送柯桥区人民法院的现金人民币十四万四千元,发还给被告人朴某灿。
                                                              朴某灿合同诈骗案(一审)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浙江越光律师事务所受柯桥区法律援助中心指定,指派我作为被告人朴某灿合同诈骗案的辩护人,依法为被告人朴某灿辩护。
    辩护人在接受委托后,认真查阅了本案相关证据材料,会见了被告人朴某灿本人,认真听取了被告人对本案事实的陈述与辩解,对本案作了较充分的了解;通过上述工作以及法庭对本案的审理,公诉人的举证,辩护人对本案起诉指控被告人朴某灿构成诈骗罪没有异议。现对本案的相关事实及量刑问题发表如下意见,请法庭予以充分考虑采纳。
    第一、关于本案起诉指控被告人骗取他人财物金额的认定。
    辩护人认为,起诉指控本案被告人“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不应认定。
    1、从刑法规定看,诈骗罪的基本构成要件是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的行为。而在本案中,“骗取他人财物”中的“他人”并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依法不能认定。
本案的明显特征是跨国犯罪,虽然我国依法具有管辖权,但本案的具体犯罪行为表明,案中所涉的受害人全部不在国内。同时,从侦查机关收集的证据情况看,也没有受骗上当的受害人方的任何证明材料,既没有身份上的证据,也没有财物被骗的证据,更没有被告人的诈骗行为与受害人上当受骗具有因果关系的证据。因此,本案的证据现状表明,起诉认定被告人“骗取他人财物”中的“他人”并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依法不能认定。
    2、本案起诉指控被告人“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中的“数额巨大”并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依法不能认定。
起诉书仅仅从客观事实层面表述了“6月8日至9日朴某光团伙控制的账户名为‘崔某’的中国农业银行账户分别收到赃款人民币77900元和66500元。”但应当认为,这二笔款项与被告人的诈骗行为没有关联性或者说至少在证据上不能证明与被告人的诈骗行为有关从而不能认定被告人的诈骗数额巨大。
从事实层面看,这二笔款项与被告人的诈骗行为没有关联。
    根据证据证实,本案实施诈骗的主要流程是:在国内通过在韩国的短信群发网站向韩国民众发送短信——白天将登陆钓鱼网站的受害人信息进行记录——晚上通过电话将受害人的存款余额转到在韩国的“冰箱”账户——将钱从“冰箱”账户取出——通过地下钱庄将钱汇入国内——转至“崔某”账户。从这个过程分析,被告人从发诈骗短信到钱转入“崔某”账户,需要一段时间过程,其中还有星期六、星期天无法实施诈骗的情况。而被告人仅在6月8日星期五上午参与实施一次的发送诈骗短信。由此可见,6月8日当天11时27分40秒转入“崔某”账户的77900元肯定与被告人的行为无关,6月9日星期六11时23分24秒转入“崔某”账户的66500元与被告人所发诈骗短信有关的可能性也不大(从正面证明有关的证据没有)。因此,从事实层面分析,这二笔钱与被告人参与的行为无关。
    一方面,本案由于缺乏受害人这一方面的相关必要证据而不能充分地证明这些款项确系被告人的诈骗行为所得款项,即本身的赃款性质不能充分证明;另一方面,这些款项的来源也不能充分地证明系与被告人的行为有关。从事实看,这二笔款项系从金某账户中转入,案中虽有证据表明,朴某光等人的诈骗所得有通过金某账户转入情况,但由于案中并无金某的证言,所以不能得出从金某账户转入的款项全部是朴某光诈骗所得的结论,更不能得出系被告人参与诈骗所得的结论。
因此,本案中,认定被告人“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不应认定。
    第二、关于本案的量刑
    辩护人认为在对被告人量刑时,请法庭据情依法对被告人独立适用驱逐出境。
    1、本案应依法认定为未遂,适用刑法第23条的规定,对被告人予以依法予以减轻处罚。
本案的诈骗金额由于客观原因难以查清,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本案应以诈骗罪(未遂)定罪处罚,根据刑法第23条的规定,应据情予以减轻处罚。
   2、本案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属从犯,应依据刑法第27条的规定,予以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对于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起诉书已客观认定了被告人起次要的作用,属从犯,应依法据情予以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3、本案被告人犯罪情节较轻,主观恶性较小,应予从轻处罚。
虽然,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但应当看到,被告人参与犯罪的次数少,时间短,实际诈骗所得也难以查清,且本案已追缴14.55万元人民币。因此,被告人的行为虽然构成犯罪,但其主观恶性和犯罪情节及危害性均属较轻,结合其初犯、偶犯情节,应予充分的从轻处罚。
    4、被告人具有自愿认罪等悔改表现,可依法予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在案发后能如实坦白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又能自愿认罪,应适用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及相关规定,予以从轻处罚。
鉴于本案被告人的具体犯罪事实、情节及认罪悔罪表现,辩护人认为对于本案被告人而言,对其依据刑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独立适用驱逐出境是适宜的。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辩护人的上述意见请法庭予以充分考虑采纳,并据情依法对被告人朴某灿予以充分减轻处罚并建议独立适用驱逐出境。
                                                                                                                   辩护人:浙江越光律师事务所
                                                                                                                                董 坚   律 师      
                                                                                                                          二0一三年六月十四日

扫码关注:"越光律师"公众号